两汉时期,北方匈奴势力强盛,对中原大地造成了较大威胁,抗击匈奴也是当时朝廷在军事战略上的重要部署,也因此产生了很多传颂千古的英雄武将。而西汉时期霍去病的“封狼居胥“和东汉时期窦宪的”燕然勒石“两段佳话更是流传下来,供后人敬仰。

“封狼居胥“,指的是西汉元狩四年(前119年)霍去病率军队深入漠北,寻奸匈奴主力,当时霍去病率军队一直往北两千多里,与匈奴的左贤王部遇上接战,歼敌七八万,并俘虏匈奴王臣共计八十余人,随后乘胜追杀至狼居胥山(今蒙古国境内的肯特山),然后在此筑坛祭天,以告攻打匈奴成功之事,“经此一役,匈奴远循,而漠南无王庭“,而封狼居胥也因此成为后来武将的一种信仰,作为最高荣誉之一。

“燕然勒石“,指东汉时期外戚权臣窦宪,为赎死罪,向朝廷请求带兵出击匈奴,当时是窦宪与归顺朝廷的南匈奴,一起征讨北匈奴,与匈奴北单于在今蒙古国内杭爱山作战,大破匈奴,歼敌一万三千余,此役实为大汉朝廷给予北匈奴的最后一击,窦宪随后登上燕然山,由随军的笔杆子班固作铭,刻石记功,后称”燕然勒石“。

一直以来,封狼居胥和燕然勒石一直为人们津津乐道,传为佳话,作为后世武将向往的功业荣誉,但是在人们看来,与霍去病的“封狼居胥“相比,窦宪的”燕然勒石“相差甚远,根本不是一个档次,为什么同时攻破匈奴的佳话,二者却无法相提并论呢?笔者从如下几个方面来分析原因:

从背景上看,霍去病所在的东汉武帝时期,匈奴正是强盛时期,在武帝之前的西汉几个皇帝在位期间,都被匈奴打的找不着北,只能求和以苟安。而东汉窦宪征讨匈奴时,南匈奴已归顺朝廷,北匈奴已势弱,见着躲着汉朝的军队主力。所以,就只此一点,霍去病的封狼居胥显然含金量更高。

从战绩上看,霍去病在漠北之战歼敌七万多,俘虏王臣人众不计其数,而这些被歼的都是当时匈奴的精英主力,是西汉前几位皇帝无法战胜的铁骑。而窦宪当时所面对的北匈奴,明显军队战力无法与匈奴强盛时期相比,而据史记载,窦宪也只歼敌一万三千余而已。

从个人魅力上看,霍去病草根出身,被历史誉为名将,曾留下“匈奴不灭,何以为家“的豪言壮语,性情豪迈,为实实在在的大丈夫好男儿。而窦宪的品行,史料记载,却是劣迹斑斑,恃强凌弱,征讨匈奴也是出于赎罪的初衷,且阴图篡汉,后被赐死,与历史上正统儒家思想有悖,正是因为此,窦宪及燕然勒石,相比之下,甚少被后人提及。

从上面几点综合分析之下可以看出,霍去病的封狼居胥对后世的影响是窦宪的燕然勒石远远无法相比的,当然,我们无法否认窦宪的历史功绩和正面评价,只是与霍去病这位千古名将相比,还无法达到相提并论的程度。

首页时政